阴阳风水吉凶详解
阴阳风水吉凶详解(续)
择日(择吉)概论
阴阳宅风水知识1
阴阳宅风水知识2
阴阳宅风水知识3
阴阳宅风水知识4
阴阳宅风水知识5
阴阳宅风水知识6
阴阳宅风水知识7
阴阳宅风水知识8

更多阴阳宅风水文章
更多四柱八字命理文章
更多关于起名文章
更多关于周易预测文章
   咨询联系方式   案例   在线支付 命理风水论坛 返回首页
阴阳风水理论基础知识 2

主题词:阴阳宅风水 形势 山水 水之十八格
阴阳宅风水之形势

  形势,相地术指地形和地势。形与势有区别。风水先生认为,千尺为势,百尺为形,形比势小,势比形大。势是远景,形是近观。形是势之积,势是形之祟。有势然后有形,有形然后知势。势立于形之先,形成于势之后。形住于内,势位于外。形得应势,势得就形。势居乎粗,形居乎细。势背而形不住,形行而穴不结。势如城郭垣墙,形似楼台门第。形是单座的山头,势是起伏的群峰。认势惟难,观形则易。由大到小,由粗到小,由远到近。来势为本,住形为末。左右前后谓之四势,山水应案谓之三形。
  风水先生是怎样判断形与势的好坏呢?缪希雍《葬经翼》云”:“势来形止,若马之驰,若水之波。形近而势远,形小而势大。审势之法,欲其来,不欲其去。欲其大,不欲其小。欲其强,不欲其弱。欲其异,不欲其常。欲其专,不欲其分。欲其逆,不欲其顺。”对势的要求是:势必欲行,行则远,远则腾。势不欲止,止则来无所从。势欲其来,势不畏露,势必欲圜,圜则顺。对形的要求是:形不欲露,露则气散于飘风。形必欲圜,圜则气聚而有融。而有融。形不欲行,行则或东或西。形必欲方,方则正。 风水先生之所以要这样看待形与势,是因为他们把势作为来龙,只有来龙大、强、异、专、逆,才会带来好运气。来龙如果太小、太弱、太平常、太多分支、太直奔,那就不会造成好形。形,实际是指一隅环境。形由势造成,形又决定了穴的好坏。形要厚实、积聚、藏气,这样才能结得好穴。有好穴,葬者就会安逸,生者就会发达。为了安逸和发达,就要择好形好势,这是相辅相成的。 风水先生的形势观念主要用于看山。山有五势、五势是按方向划分的:
龙北发朝南来为正势。
龙西发、北作穴、南作朝为侧势。
龙逆水上朝、顺水下此为逆势。
龙顺水下朝、逆水上此为顺势。
龙身回顾祖山作朝为回势。
按照山的形状势态,又可分为九龙:
回龙,形势蟠迎,朝宗顾祖,如舐尾之龙、回头之虎。
出洋龙,形势特达,发迹蜿蜒,如出林之兽、过海之船。
降龙,形势耸秀,峭峻高危,如入朝大座、勒马开旗。
生龙,形势拱辅,支节楞层,如蜈蚣槎爪、玉带瓜藤。
飞龙,形势翔集,奋迅悠扬,如雁腾鹰举,两翼开张,凤舞鸾翔,双翅拱抱。
卧龙,形势蹲踞,安稳停蓄,如虎屯象驻、牛眠犀伏。
隐龙,形势磅礴,脉理淹延,如浮排仙掌、展诰铺毡。
腾龙,形势高远,峻险特宽,如仰天壶井、盛露金盘。
领群龙,形势依随,稠众环合,如走鹿驱羊、游鱼飞鸽。
  这样一些类,未免过于烦杂、模糊、笼统。而风水先生正是根据这种分类去择穴,去推测吉凶,这样他们势必堕入唯心论的深渊。 应当看到,风水先生的形势观念采用了有机联系、变化、依存的思维方法,这是朴素的辩证法,是可取的。但他们的动机和目的都是为了得到好的地气,用以保佑生者,这就便辩证法被歪曲了,失去了辩证法的实际意义。我们应该看到,只有科学的地质学才能真正地认识我国的地形地势。著名的地质学家李四光为了揭开地壳运动的奥秘,长期致力于地质构造研究,发现不论在中国还是外国都存在“山”字型构造。即在南北方向的隆起山脉,在它的南面总有一套东西延伸的弧形山脉,这是由于地壳岩石在受到向南推挤而两端受阻时的构造组合。李四光认为,自然界的地形地势都不是偶然的、孤立地存在,而是一个相互联系、有规律的统一整体。在此基础上,李四光创立了地质力学。与之相反,风水先生们由于他们在方法上和思维上的错误,使他们永远不能对地形地势作出科学的解释。
阴阳宅风水之山水
 山与水的关系,《管氏地理指蒙》是这样说的:“水随山而行,山界水而止。界其分域,止其逾越,聚其气而施耳。水无山则气散而不附,山无水则气寒而不理。山如兵,水如城,驻兵之地,非城不营。山如堂,水如墙,高堂之居非墙不防。山如君,水如臣,君臣都俞,风化斯淳。山如主,水如宾,宾主雍容,情味相亲。山为实气,水为虚气。土逾高,其气逾厚。水逾深,其气逾大。土薄则气微,水浅则气弱。然水不能自为浅深,气急而不凝者,实山为之也。山不能自为开拓,使堂气畅而不塞者,是又水以充之也。”
  这就是说,山水相依相存,不能舍山而言水,也不能舍水以言山。山属内气,如丘如堂、如君如主。水属外气,如城如墙,如臣如宾。内外合成一个整体,不可分割。因此,任何风水先生在相地时都要看山看水,人称山水之士。
   怎样的山水就好呢?据说,山贵于磅礴,水贵于萦迂。萦迂则山与水而气聚,磅礴则水与山而气浮。山高水倾,山短水直,山逼水割,山乱水分,山露水反,这是五凶。池沼无源,田塍短促,坑壕潦涸,滩激喧嘈,洲移诸易,这也是五凶。
   以上这些认识,都是由“气”的观念引伸出来。古人认为气是一种物质形态,气凝而为山,气融而为水,山水都是气。水之所出,必本于山,山之所穷即寄于水,山水是气“虚”“实”的表现,是物质存在的不同形式。 以上这些认识,还与古人的审美观有关。有山无水,有水无山,都不会美。山水相连才美。山势磅礴,水势萦迂,这是大自然的美,反之则不美。
  因此,风水术中的山水观念是有可取之处的。它体现了朴素的唯物观和审美观。这种观念,我们是能接受的。试设想;堪称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有山无水,或者有水无山,那还美么?风水术的山水观念,还为我们提供了辨证统一的思维方法。看问题,不能只看山,也不能只看水。譬如我们研究长江,就不能不看秦岭大别山和南岭,这两座东西走向的大山,构成了长江与黄河、珠江流域的分水岭。长江在这两座山系之间,“汇百川而入海,历万古以扬波”。我们的先哲很早就在《考工记》中说过:“天下之地势,两山之间,必有川矣。大川之上,必有途矣。”科学的地理考察也证实了这一说法:我国境内,每隔八度左有就有一条大的纬向构造,如天山棗阴山、昆仑山棗秦岭、还有南岭。如果我们治理黄河、长江,不考察沿线的 山脉,就不可能控制水源,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水患。
  需要说明的是,风水术中的山水观念反映了先哲几千年对山水的认识,风水先生借用其中一些合理的见解,填充到水理论中,甚至作了许多歪曲,说什么君臣、堂气等,这是对自然界的伦理性解释,也是我们应严加批判的。
阴阳宅风水之十八格
  
干水城垣格
  大江大河,或从东南来,或从西南来,中间虽有屈曲坤,并不见回头。环绕如雁之飞,略无回翔之势,断不下止,虽水势滔滔,终非龙脉凝聚之处,岂堪作穴?《经》云:“界水则止。”又云:“界水所以止。”来龙若一、二十里尚不见回头之水,则前之屈曲处乃行龙处也。《经》云:“龙落平阳如展席,一片茫茫难捉摸。平阳只以水为龙,水缠便是龙身泊。”故凡寻龙,须看来水回绕处求之。然水之来路远,其势宽大,中间虽有小回头处,乃直龙脉束结喉之所,尚未结穴,直至大缠大回之处,方始聚气。然到头形势宽大,又难捉摸,必须求支水界割何如,必得支水插腹、界出内堂:砂水包裹、不疏不密、形局完固,方为真穴。若非支水割,则巨大大环绕,终茫茫无可指点。盖势宽则气荡,形大则气散,内无支水,一片顽皮,何以立穴?纵无大害,必难发福矣。
干水散气格
  干水斜行,似有曲折,而非环抱,又无支水以作内气,总不结穴。
支水交界格(一)
  右前一支大江,自有倒左;有后一支大江亦自有趋左,与前倒左水合流,屈曲而去。此名两水合流、一水引脉之局。又云:“两水今出是真龙。”龙从右来,穴倚左局,中龙脉宽大,支要寻支水插腹割界,以作内局,须龙虎俞后左右朝抱,包裹周密,方可立穴。此局腹中插入小水分界,左右重重交锁,三分三合,束气结咽,龙脉至头,员净端严,形势极秀,横来横受。向前面砂水湾抱处立穴。以迎西来之水,其福力甚大。
支水交界格(二)
  此局受水只从后面右边,来绕元武,水虽不回头,却于左边局后屈曲而去,乃真气也。又妙在大水去处插一支水,左向上前,湾抱过右,即收作外包裹。又于左之右插一支水,分作两股,一股向局后界出龙脉,一股向局前聚水成池,砂水双双回头于左。此亦横来而侧结穴也。前有小荡聚水,若对小荡作穴,亦发科甲。
支水交界格(三)
  西南水来送东南来水出东北,却于东北插一支水分界。于左右作龙虎砂,横夹于前后,中间插支水横界于前。左右有金鱼水为之紧拱,横水正受来水护卫,周密三分三合,气脉完固。《经》云,“水要有分有合气方洽。”此局三分三合,而转头向西,委曲活动,略无硬直之杀,自是富贵全美。若东南屈曲而来,龙脉更秀,文翰声名可甲天下也。
支水交界格(四)
  坐下或从东北、或从西北插一支水上南,屈曲一路向左、一路向右割界。左右龙虎交锁,及抱坐下,成龙虎交抱势。
  到头成仙人掌,仰结仰窝穴。若迎来脉立穴,取向则为回受穴。若顺水,主穴取向。则为顺枝穴。如得龙虎砂抱于前,其秀必速。此二法俱可,但看前后朝应如何。如前有远朝,可迎立向为回受穴;如后有曲水远朝,或远山呈秀,作顺枝穴。此势虽缠元武,湾抱如弓,并无分泄,城郭完固,局势周密,主百千子孙朱紫满门。若东北蔌西北一路水分泄面左,其力量便轻矣。
曲水朝堂格(一)
  穴前曲水,不问三曲五曲,周匝整肃,自右过东,就身回抱而去。却于曲水分支割界,作重重龙虎分列左右。只只回头朝顾,如拜如揖。穴后支水分合,三关四峡,重重结咽,束气兜收。得此形势,极为周密,秀水完固,来水屈曲呈秀,来脉尊贵端严,龙虎重重护’卫,主有百子千孙,世出魁元、神童、宰相。若穴前含畜聚水,富堪敌国。若水系左来,于穴前屈曲而去,其福力不减,但官贵无才,传家清白。
曲水朝堂格(二)
  几见曲水当面朝来,横过穴前,须得就身回抱,屈曲而去。坐下要文水割界,兜收龙脉,或一重、二重、三重,叠叠绕于穴之前后,方成体势。其穴前横界收水不宜太阔,太阔则气荡;不宜太狭,太狭则气促。面前朝水箭射,恐被伤泄。此局曲水一路,单缠兜收,脉气凝聚,大能发福,但坐下无元武水,大江远护,乃是行龙要结,非尽龙也。其力量比两水合出稍轻。若得去水在元武后,回头屈曲而去,更自不同。
曲水朝堂格(三)
  穴前秀水当面朝来,与右来横水合流,侧左就身回抱,而绕元武,却又回头望东北而流。来则屈曲,去则回顾,更得右水交会,较之一水单缠,殊为差胜。水交砂会,龙尽气钟此大地也。主人丁繁盛,富贵荣昌。凡右水倒左灌堂,而前面秀水过堂者,长房迟发;右边水灌堂,而曲从左倒右者,长房与次幼房并发;如右水与穴前曲水分泄而去,则小房不发,更主迁移过继,易姓离乡。
曲水朝堂格(四)
  此势与前曲水绕堂、到堂绕青龙、缠元武法合。前局周密紧促,此局左来就身来下,稍长而宽,龙脉趋归元武,秀水在前。欲就曲水立穴,则气聚;在后,而脱气。欲立穴就气聚处,则曲水远而承受不尽。如此形势,必有支水插入腹中,兜收其气,使前不碍曲水,后不脱龙气,前亲后倚,方能发福,而主文翰之贵。先发长房,次发中房、小房。若更得去水之玄,则力量悠久。
曲水单缠格(五)
  凡曲水左来朝堂,不疏不密,不拽不窜,折折整齐者,宜从曲到处立穴,若穴前一水横迎,曲合流者,须得小支水插界于后,能收曲水之秀。
曲水朝堂格(六)
  凡曲水朝堂,须要伸缩整齐,厚薄相等,不宜东拽西窜,如风之摆柳偃草。或盖过穴,或不盖过穴,参差错乱。若此者,水虽屈曲,犹无取也。此势割界结咽,内气合局,亦能发福,但主子孙**逸轻狂,飘荡废业。若得水进局作一二折,朝抱有情,亦主初年发贵,安稳行至摇动摆跌处,不免退败之忧矣
曲水单缠格(一)
  凡曲水朝堂,须得三横四折,如“之”如“元”,折折抱过穴场,又须转折处不至冲射方妙。若来水虽见屈曲,而东牵西拽,固不可用。或形如缠索,穴前虽见湾抱,而前面一路,殊非秀丽,亦不为吉。其不冲不破者,仅可小康。倘有冲击或左右前后略见分泄,必主破坏矣。如远水如草“之”字,或形如展索,而穴前湾抱盖得过穴,望之不见前面冲射,亦主三、四十年发福。及水步行至之日,即退衰矣,不可不辨。此图外局既全,内气复固,美不可言。
曲水单缠格(二)
  一水单缠,只要屈曲有情。或从东南来,或从西南来,折折调匀,不牵不拽,不疏不密。其三曲四曲厚薄相等处,未即结穴。直至回翔环绕如满月之形,方成体势。其去水亦要回头顾家’,所谓“洋洋悠悠,顾我欲留”是也。又云:“来要之元,去要屈曲。”然屈曲处**怕如绳索样,屈曲不远即反背走跳,亦非结穴地。此势水从东南来,三五旋折到局前,抱如满月。前面不厚不疏,而独至头一曲厚而员净,此为水星曲池穴也。去水向东北者,变局也。
曲水单缠格(三)
  三横九曲,当面朝堂,不疏不密,不牵不拽,曲曲整肃,绕青龙,缠白虎,回头顾家,屈曲而去。中间并无支水插界,左右兜乘,真气于中,此亦名水星曲池穴。穴前曲水端肃,皆宜正受,望曲水立向,此名曲水朝堂,缠青龙,绕元武,前后左右紧抱拱秀,乃大地也。赋云:“为官清贵,多因水绕青龙;发福悠长,定是水缠元武。”更兼曲水朝堂,去水回头,水法中之**吉者。凡曲池不宜太宽长,则气恐荡而无归。元武穴向前正受,必有脱气失脉之患,若见宽大,必得被水兜架方妙。此势主出状元宰辅,文翰满朝,三房并秀,百千子孙富贵悠长。
曲水单缠格(四)
  凡一水单缠,局内不宜太宽,太宽则气不归聚;亦不宜太狭,太狭则生气急迫。故局势宽者,须前后左右有支水兜乘,不使散荡方妙。如荡左兜左,荡右兜右,又得元武水绕过穴后,上下包裹,则秀气完固,局势周密,而发大福。此局曲水当面朝堂,从左倒右,绕白虎,缠元武,却又回头复从元武而去。局内左右金鱼夹界,其气凝聚。此为真穴,又名游龙戏水。
曲水单缠格(五)
  凡曲水左来朝堂,不疏不密,不拽不窜,折折整齐者,宜从曲到处立穴,若穴前一水横迎,曲合流者,须得小支水插界于后,能收曲水之秀。
两水夹缠格
  二水夹缠,合流而出,来见之元,去见屈曲,局内紧拱,不宽不荡。不必支水割界成形,只要中间界割,束腰收气,局势自然完固。二水合出前面三五折,屈曲整齐,当面曲水立向,虽是顺水而不至直流直去,则亦不嫌于顺局也。龙尽气钟,而更得外堂曲水有情,明堂内砂如织女抛梭,节节兜乘,则水虽去而气自固也。主发文翰,但清贵而不富。若局宽而得支水兜插,成局而得潴水,更有回头砂包裹穴场,自能发财,贵而又富。
水缠元武格(一)
  局前大水聚于明堂,从东南横架过右,抱身缠绕元武,三曲四曲而去。砂水反关于坐下,其秀在穴后,法当从曲水立向。然前有大水,明堂流神自南而绕,若就大水处立向,富贵两美。但聚水在前,秀水在后,主先富后贵。若来水自北而南,福力尤大,代出魁元。总要曲水包裹整齐,略有牵拽,便不发矣。左缠发长房,右缠发中、小房,获庆悠长,人丁大旺。
水缠元武格(二)
前有曲水三、四折,远远朝来,就身兜抱局后;缠身元武而去。入路得结咽处,束气紧密,发福悠长,富贵双全,人丁繁盛,虽二、三百年不衰。
水缠元武格(三)
  曲水当面朝来,不厚不薄,折折整齐,皆左右就身环抱,从元武缠回而去。此势极秀,若得员抱紧夹,不宽不狭,法当就前曲水处作穴。如就身环抱,宽大深长,而凑前立穴,则恐真气劫泄于后,虽亲就曲水而失气脱穴,亦不发福;但当于曲水后求支水兜插处定穴,如兜插中间,即于”中间立穴;兜插 后面,宜在元武前坐元武水作回受穴。总要穴前远望曲水如在目前,乃妙。设局内别无支水插界,须以人力为之。无使真气劫泄,但要迎得秀水著耳。《经》云:”曲水朝堂,秀而可穴,缠护紧密,凑近迎插。若还宽大,发福必迟。”
水缠元武格(四)
  凡回受穴多是水缠元武。俗师云“坐空割背”者,非也。只要天源流入从东向西,左右得支水插腹,重重包裹,割界结咽,分合清奇,则福力自大。若从右边来,绕元武出东南去北绕青龙者稍减,以水向东流者常也。嫌其顺水,若从西南向北转绕,向南而东,出穴向朝西,得水绕元武,其福力与绕青龙缠元武者相同,以势逆也。合局者,百干子孙富贵**久。又凡元武水缠于数百步外,便湾抱拱夹仰流而去,方为正格。如前面滔滔横架而去,不见回头,此又不可以水缠元武论也。水缠者,绕也,回绕湾抱之谓也。
顺水界抱格
此势与前局相同,但须有蓄聚水涵于穴前。若明堂无聚水,却得前面支水三四折到堂。如织女抛梭,东西包裹砂头,只只回护。虽无畜水,因其曲秀枝生,自能发贵,丁财亦盛。
顺水曲钩格
  曲水垂钩有两势;有曲水横来到头,却于尽处仰上作钩;有曲水直来到头,却于尽处转抱如钩、此二势俱可立穴。但要来水屈曲,不疏不密,不牵不拽,折折整齐。或迎曲水来处主向,或张曲水作朝,或于垂钩尽处定穴,主少年魁元,奕世贵显,文章名誉,鼎盛一时。
曲水倒勾格
青龙有水屈曲就身抱缠元武,回头顾家而去,此绕青龙缠元武势也。却于元武折入腹中,插一支水作挽水勾形,穴之亦能发福;穴前虽无吉秀,而砂水朝应坐脉,穴后气局完足;丁财极盛,贵而悠久,真佳格也。
斩气迎朝格(一)
  前曲水势远远屈曲而来,与大江横架之水交会,并无支水收受,荡散龙脉,似难立穴。却于数百步后,又有一水横界,中间有支水插入腹中如勾,或勾左,或勾右,与曲水相对。虽远数百步,望之如在目前。即于此处斩脉立穴,以迎曲水前朝之秀,名斩气迎朝穴,亦主发福,但不悠久,以龙脉未尽故也。若得左右夹界重密,元武水仰抱如弓,福力必厚,可大可久矣。因朝远而不近就,故应迟发数十年。后发则暴,而必盛以江河,势大故也。
斩气迎朝格(二)
  曲水远来到结局处竞横架而不见回头,此本入怀反跳之势,理无可取。然曲水三横四曲,折折整齐,不牵拽,不斜窜,其势秀而可爱。若得有支水插入秀水之后,弯抱如勾,本局又得支水插入于后,仰兜如勾,其龙脉虽未止歇,却于交钮处斩气立穴,仰乘曲水之秀,亦能发福。曲水近在目前,只发二、三年,远在百步之外,三四十年始发。然终是曲水反跳,不得归元就身,富不过万金,贵不过三品,两代即衰,入籍他州、亦出魁元。远朝接秀格(一)
  曲水朝堂,从左转右,就身抱转,却又得客水从东来缠元武,与曲水合于局后,此亦两水成势,而曲水之内并无插界成穴,反于客水插一支水,横架于曲水之后,承受曲水之秀。此谓以李接桃,名曰邀接。主移居易性,或入赘过房,必发大贵。或远乡冒姓冒籍发科,或功名在四夷边疆,或文人立武业、武人立文业,或以异路进身,皆未可知。且局势周密、气脉完固,亦主人丁繁盛,获福悠远。
远朝接秀格(二)
  凡远朝接秀,须得曲水朝堂,或倒左,或倒右。本局无支水插界成形,却于他方有支水插界成全盘仰掌势,托于曲水之下。此局亦名接秀,若穴后更得支水包承元武,与曲水合流一路而去,则水口当以曲水为主。如后面支水不与元武曲水合流,则水口必以本穴支水去处为主。其去水处,须屈曲回头,交锁周匝,不至渗露,方为大地。至曲水去处,虽不屈曲,亦不为害。盖本支水乃龙之元神,而曲水终为客水,不过邀其秀以发福耳,其去流之曲直与本龙,故只以坐下元辰去水屈曲为贵。此等地亦主过房入赘,或他途冒籍登科。
流神聚水格(一)
  凡两水夹来,随龙交合于局前者,其水多从明堂前直去,人皆指划顺水地、顺水龙。岂知结地水未有不向前去者,只要见得屈曲便佳。若直去者,亦为大口势。但局前须有畜水,不至径来径去为贵。盖潴而复流,积而后泄,虽去亦不害,其为吉也。惟向前直去而局前并无池沼去水,绝无交锁,斯为大忌。若三横四曲,顾我复流,悠扬眷恋,似不忍去,此真是顾家水也。前顾家者,其发近而速;后顾家者,其发远而迟。其与过穴回抱等局相去不远,岂得以其顺格而弃之哉?
流神聚水格(二)
  十八格唯聚水朝堂为第二。盖水为屠禄;乃富贵之枢机。故水神散漫无收拾者,不准不发,亦主败绝。是以古人论水不曰“荡然直去”,则曰“水无关阑而务得”。局前有水畜聚者,为吉壤也。此势左右砂头朝抱,而前面又见众水朝流,聚注成荡,却妙在来多去少,所通只东北一路,又绕青龙缠玄武,所谓朝于大泽、旺于将衰、潞而后泄之势也。垣局周密,众水聚堂,诚十全之大地,主百子干孙,朱紫满朝,享福三、四十纪,长、中、幼三房并发。但荡不宜太宽,则众人之水非我一垣之水,情泛而发,福亦不专矣。
流神聚水格(三)
  元辰水从穴后分开左右两路,随龙向穴前合流而出,却又聚成河荡,左右砂角双朝抱,荡中间小砂或圆、或方、或长,横浮水面,交锁关阑,亦不见水口冲射。虽是元辰水向穴出流而聚畜汪洋,与元辰水直出之抛大相悬绝,主大富大贵,福力悠久。若穴前湖荡中无砂角拦截,亦不为害,只要有砂嘴左右拱抱为佳,不可以元辰水直流指为顺水也。《赋》云:“元辰水当心直,未可为凶。”只要湖荡畜之横案,拦之便吉。
流神聚水格(四)
此亦类湖荡聚砂格。而本身穴后界水既多,内气又足,与一片平坡者不同。
流神聚水格(五)
  此势水聚明堂,两水拱于左右,与前横水合流,或过左,或过右,只通一路出去。穴前畜水成荡,内明堂龙虎重重拱抱,亦大地也。局前虽朝阳揖拜,只要下砂逆水插得紧密,似不容水神流去,则精神凝聚,不减众水朝堂之局,但只许仕而多赀,不许魁元科第,以穴前无秀水拱揖故也。内外堂有三、两重关锁,亦主有三、四十纪福力,子孙众多,荣华不绝,阅二纪后,贵虽不显而财禄丰肥,自能悠久,以水静专而不荡泄故也。 一水横拦格(一)
  《经》云:“好水如弓上弦,好砂如僧出定。”言水欲其弯抱,砂欲其端严之意也。又云:“水要弯环玉带形,抱身回绕坐专城。”又云:“外水如带,内水如勾,气脉完固,立伯封侯。”《碎金赋》云:“砂要裹砂穴不破,水要缠身气自全。”若外形如带而内直长,不能勾向于内,此似是而实非,所谓来不结咽,真气散也。此势局前界水弯抱如满月形。左右水又就身回抱,外堂垣局周密,坐下左右环拱勾折结咽,前合流分水砂,还气朝顾有情,穴之主百子干孙,福禄悠长,真大格局也。
一水横拦格(二)
  《书》云:“穴看左右泽,水看左右砂,三阳看城郭,明堂看四角。”此势穴前环抱如带如弓,或从左聚,或从右贴,紧夹兜收,并无涣散,中间虽无支水插界,气亦完固。若或宽大,必须支水收聚,方能发福悠久。若局前更有曲水悠悠扬扬。或远或近,朝揖于前,不问左来右来,俱为秀局,主有翰苑声华之应。左秀倚左发长,右秀倚右发小,左右均平,则三房均发。
一水横栏格(三)
  《书》云:“穴看左右泽,水看左右砂。”今局内紧身金鱼水分合,上前回抱,后有结咽,前有包乘,砂回,水就,诚美势也。又云:“砂要回头水要就,砂水弯环巧如带。”今局前水环抱如带,紧夹包裹,龙气有力,形势**佳,当面似有小反之象,亦不为害,可以人力改图。或内堂左右各开腮水插进以作内,即不觉其反矣。此地长、中、幼三房均发,福力悠久,数世不替。
界水外抱格
  此势龙虎重重朝抱,局前弯环如弓,此形势之美者。然穴前左右砂角硬直无情,外形可观,内形觉碍。《赋》云:“内直外勾,尽可剪裁。”若以人力去其硬直,使成弯势,便是大地,不可以内形不足而弃之也。
界水内抱格。此势局前支水插入,包抱左右,砂气紧拱,似乎有情。然湖荡在坐,下,砂角双双飞散,则前气虽收,后气不畜。前为外气,后为内气,外实内虚。此等地虽发小财,终无大福。官贵绝响,人丁虚稀。湖荡聚砂格(一)
(双盘龙势一)
  砂水团亏势,有双盘龙,单盘龙。凡盘龙结穴,须砂水团绕,周旋婉曲,如云之团绕,方成盘结形势,而气聚不散也。若无委曲盘旋之势,虽回头朝应,究非盘龙结穴。此局左右客砂势如双龙重重旋绕,不啻云之护日,故名双盘龙势。又凡盘龙结穴,必得畜水于内。明堂或有小砂照应方妙。今局中有长短小砂,**为合格,得此形势,发福**久。以盘龙之地,无风吹水破之患也。或穴不尽真,纵不太发,亦不大败,房分均平,贵而不骄,富而不吝,男女贞洁,风声可慕,子孙节操自持,兼有三征九聘而不仕者,此皆气脉潜藏之应也。
湖荡聚砂格(二)(双盘龙势二)
  儿砂水团云,多结盘龙穴。一条水出,一条水入,周围盘结,皆在局中。结穴外须要水宽聚成湖泽,其中涵得气脉溶活方佳。不然,便是裹头城矣。裹头城之水名巾帼水,穴气紧迫,不得流通,反成绝地。《经》云:“山囚水流,虏王灭侯。”即此义也。此图穴前湖泽汪泽,紧而不逼,穴之自能发福,子孙悠久,入孝出弟,禀性聪敏,或于巧艺中成名致富,以来龙不能曲秀故也。
湖荡聚砂格(三)
  湖汉之间及浙直等处,地**低薄。古时开辟田地,多是填低就高,各因沙汰以成田,故多小砂攒聚成势之穴。然多大小不均,横斜不齐,零散而团簇者少。此等地亦有结穴,须要随砂详看砂头朝向何地,若见攒簇整齐、不疏不密便可。于群砂之中寻得中立之处,四顾有砂包裹藏聚,含畜不觉露风,此地极佳,‘主百子千孙,富贵悠久。其穴向当视小砂中处得来正面迎受方美。若小砂多而大砂远抱,终恐近身穿漏,必得穴砂左右有贴身金鱼水紧抱,以护漏风,则气益固矣。
湖荡聚砂格(四)
  积水灌堂,聚畜成湖,或一、二顷,或八、九十亩,却于穴左右起砂,条条夹身,逆水插出,护卫区穴。或四五重,六七重,双双回头朝拱,形如勒马,其力量**重,是大地也。或以扰龙散漫过峡,来气不清而弃之,误矣。
湖荡聚砂格(五)(亦名踢球势)
  砂形勾踢如马蹄,如靴头,如皮刀口,客砂包裹于坐下,穴前畜聚来水成湖,一水单缠元武而左转,两砂自相包裹,垣局完固,并无水割,亦大地也。水自有来,穴宜迎右堂,局端正不觉斜侧,立穴须正,受湖泽方佳。虽无盖砂照应,亦自成局。若聚水直长,便不可无小砂照应,盖明堂水喜横长如几,不宜直长如竹也。穴此者,富而且贵,子孙累代荣显,如元武水倒缠如羽堂而向前径去者,穴又以横受为吉。
湖荡聚砂格(六)(名双踢球势,又名鸳鸯钩)
  左右两砂相顾,只只回头内张,湖荡中通过穴。如内堂畜水直长,须得盖砂护覆方妙。因左右各,自结穴,故曰鸳鸯垂钩。又其形与皮刀、靴嘴相似,故曰踢球。须就弯处向上立穴,力量始大,若侧插之,不能发秀矣。此地主科甲联芳,但宜因财致贵,或纳粟奏名。则后发文翰,官至腰金无疑也。左穴先发次房,右穴先发长房,主子孙繁盛悠久,孝弟忠信,若插穴太进,则气散不收,难以发贵,两穴同断。
湖荡聚砂格(七)
  凡群砂辐辏有五势:有穴前聚水绕砂朝应者,有水聚明堂近砂夹辅两远砂拱卫者,有本身绵长直出荡外砂远应者,有湖荡中群砂围绕自相辐揍者,有群砂内聚而外有大砂包裹者,皆大地也。此局水聚明堂,得近砂衬贴,穴前有湖荡而远砂拱夹,外砂拱水,外水夹砂,其局势尤妙。若穴前更得远近砂参差呈秀,大富大贵。若左右拱夹虽多而前面无砂作应,则堂空无物,富而不显。
湖荡聚砂格(八)
  荡泊之处多有结穴,如波心荡月,如雁落平沙,又如浮鸥点水,审而穴之,无不发福。
湖荡聚砂格(九)
  洲泊湖荡之处,一望无际,中间或有小砂数百块,或数十块,大则六七亩,小则二三亩,见芦草间生,团簇一处,随于中间求看。内有大砂或十亩,二十亩,得支水插界,紧身包抱,左右小砂或长或短簇拥团聚。如蜂之从王,只只回头,拱向小砂;交钮如练之联属,重重叠叠,不见穿漏。坐下近局,有横砂以拦于后,穴前小砂点点如鸥浮水,横列如排班,倚列如衙队,分列如乱罗倒(索殳),团列如屯匝帅。有此形势,主威震边疆,为统军大将,或割据一方,或分茅立伯。若前有倒旗反砂,主出强梁之人。
湖荡聚砂格(十)
  河泊之穴多有群砂团簇,或远或近,回顾朝应。中有一砂端肃整齐,四望左右前后各有长砂抱之,只只回头顾穴,如大将之坐营,而众军之执戟屯列也,如官之坐衙,而吏卒之排班唱喏也。四畔与湖荡相去或半里或一里,视远若近,而群砂纷纷拱卫,若在目前如拜如揖,如俯如伏,整齐端肃,而坐下又有横砂架拦于后,绝无渗露。如此形势,主昨土分茅,富堪敌国,百子千孙,福力悠久,更主世出孝义忠良。
  湖荡聚砂格(十一)
群砂辐揍,众水聚堂,左右各有长砂二、三重,抱卫两旁。砂头向前回顾,不硬不直,又不反背。坐下有横砂托后,中间有一支水界出,龙虎坐实中立。向前远砂左右趣堂,势若排衙,如拱如揖,中含湖荡。外有远山或长砂盖照,湖荡宽阔,中有小砂,如星如月排列在前。此形势之**胜者也。主富贵绵远,出宰辅,产英贤,万子千孙,世所罕有。
湖荡聚砂格(十二)
  湖荡数十顷,中间突起二三片地,大者数百亩,小者五、六十亩,团簇拱聚,面面相顾,砂角兜转,只只回头,如众马聚食于槽者。然即于中间审认何砂端正及支水有无,若有界割支水结咽分合,件件明白,的有确证,便看明堂左右如何。若朝抱有情,荡水收进,畜于穴前,以作内明堂。局前更有远砂盖照.湖荡虽大,视之不觉散漫。转觉垣局周密,乃大地也。灾之,至富堪敌国,贵并王侯,以湖荡中精神独擅,莫能分受故也。至于世代之远近,以砂水朝揖之多寡为断,故砂水朝拱,愈多愈妙。
湖荡聚砂格(十三)
  此势前面湖荡横盖千顷,局后空旷无涯,却得支水横架成局,穴前又得小砂盖照,不致宽阔散漫,便觉精神完固。此等形势,不必问水之去来,但当审气之聚结何如。穴之,富贵双美,福力不可量也。
湖荡聚砂格(十四)
  前后各有长砂横架,左右各有直砂包乘,中间却得小横砂,或三、四、亩或七、八亩,并无支水插界。藏于众砂之中,左直砂,角角回抱勾搭,包抱左右前后,水虽四穿八绕穴中,视之毫无渗露。正如车轮之凑合,团簇周密,众砂环向,不敢反背,则真气聚矣。凡看地,先要看左右前后朝向何处。若砂头只只向内,即于中间不倚处立穴,砂之大小无论。设砂有反背,或向内,或向外,或反跳,便非真气所聚之地,不必求穴。全在目力,纵观湖泊之处,多有小砂,或二三十块,或一亩,或二、三亩,或五、六亩,团簇抱聚,中间包含湖荡。其砂点点印于水面,如浮鸥泛水之状,而小砂之外却有长砂周围包裹于其中,左右前后见水穿绕。而外亦有大砂、长砂角角包裹,不见缺陷,便成极美局势。随于中间认出一中砂,头面整齐,前后左右小砂虽零散而实朝顾,攒簇拥护,不远不近,不疏不密,既无鹅头鸭脚之形,而外面更得大砂弯抱、周密完固者,即大局也。穴之,断主大贵。如中间虽有小砂,却无湖荡,含畜其秀而不露,主出文翰词林,但不甚富厚耳。
曲水斜飞格(一)
  凡水来去,须要朝抱就身,尤要弯环委曲,来要之玄,去要回头缠绕。此势穴前左来右抱,似为可穴,然形如“之”字,虽见屈曲,而势如拽索,斜曲不秀。谓之斜来则可,谓之朝堂则非也。其右边去水虽就身转过成局,然不远即回,向左反跳斜飞,更不回头顾家,则去水亦似是而非。其贴身左右支水,纵裁割如画,穴之仅可暂发,不久即败,若误认水玄如带,是得一而废百也。盖水城固要圆抱,而来去亦宜朝拱。《书》云:“拽索曲斜来,此处莫安排。”又云:“水若回头号顾家,水不顾家家必破。”观此,而水之来去可例明矣。
曲水斜飞格(二)
  凡来水须就身贴体,环绕周匝,若过穴而斜流,谓之斜飞。过穴而反去,谓之反跳。皆以其不能卫穴也。虽一边围绕,而一边或反或斜,穴气从此便泄矣。随聚随散,气不融结,纵能发福,亦不悠久。
《经》云:“水才过穴而反跳,一发便衰。”若水自横来而过穴反去,则左右俱无水抱,虽有枝水兜收,全不聚气,穴之必祸矣。《经》云:“来不揖穴,去不拜堂,形势遇此,败绝如响。”正谓此也。左跳长房当,有跳小房绝。
水城反跳格(一)
  凡水须要就身环抱,如带如弓,左右拱夹,则真气凝聚而结穴。抱东则气聚于东,抱西则气聚于西。《经》云:“界水所以止来龙,弯抱所以聚穴气。”此势穴前水反圈而上,犹如反弓仰瓦,左右不就身抱下,而反跳斜飞,其情实向前而不向后。穴之左右虽有支水夹护,似有情而实无情,似聚气而实不聚气。穴之,虽或暂发,终必退败。盖水**忌背城。《书》云:“背城反跳,徒流边配远方游。”如以支水回抱,遂认为左右拱夹而穴之,误人不浅矣。
水城反跳格(二)
  凡真气所聚之地。其砂水必能归向留恋,则如拜揖回头,则如勒马俯伏,则如眠弓水象,则似之似玄,缠绕顾家,如不忍去。《经》所云“扬扬悠悠,顾我欲留”是也。若左来右反,右来左反,或前来后反,后来前反,及前来如倒书人字,后来如顺书人字,源头水尾并无兜收勾抱之势,名为四反之穴,主子孙忤逆,无父无君,父子兄弟相杀,小则劫夺村乡,大则谋反叛逆,杀身亡家,覆宗灭族之地也。左反主男人逃盗,右反主女子**奔,前反主瘟疫,后反主火盗。前后左右俱反,主忤逆,遭刑绝嗣。切不可以四水交流疑为好局而穴之也。
来水撞城格(一)
  此水或左来夹身从右而下,或右来夹身从左而下,穴前水如带如弓,左右又有支水合界,拱夹两旁。其大段形势似乎聚气可观,然必明堂左右有曲水来朝,方为美地。今局前来水,其直如箭,略无屈曲,则穴中真气又为来水射破。穴之者,虽发财禄,子孙必遭徒配。如左来右去,右来左去,或左右俱来而穴前分作两股流去,直出如箭,更无池河收畜,尤为不美。败家绝嗣,往往由此,学者审之。
来水撞城格(二)
  此穴前弯抱如带,左右龙虎紧夹护卫,形端局正,似为结地,然必明堂水更得屈曲而来方抄。此地有三路水直冲穴前,谓之金鹅箭。
  《书》云:“曲则为朝,直则为冲。”此水直来撞城,为祸**烈。又云:“一箭一男死,二箭二女亡。”箭左损长,箭右损小,箭中损次。若见斜 冲,主子孙从军;如在杀方,必犯刑戮,甚而绝嗣。凡穴前见此直水,非池河受之,必横砂遮之,始能免祸。《经》云:“为人无后,多因水破天心。”正此谓也。
界水无情格(一)
  凡看地,须要砂水朝抱,就身向堂,龙虎环夹方妙。《书》云:“大地却如羊见犬,双双回头不转正。”又如主人在座而仆从侍之,四面环遮亦如星之拱北辰焉。若龙虎直出,无所弯抱,形拟推车,谓之无情。《书》云:“水如直去推车形,砂不回头堂气散。”今此地龙虎直去,砂不回头,其明堂虽见聚水,而左石砂头直去,则水无含畜,堂气不聚,穴气不固矣。《经》云:“龙虎所以卫区穴,若不回头,其内岂有生气耶?”此即内砂似勾,亦不足取。时师见有龙虎出堂,便去指点,未有不误人者。《赋》云:“内勾外直枉劳心。”可不审欤!
界水无情格(二)
  《经》云:“桌椅反张,手足握拽,败绝之藏。”又云:“官不供职,鬼不还气,件逆之地。”主父子分居,兄弟别离。《书》云:“砂分八字水斜流,田地不留丘是己。”
界水无情格(三)
  凡寻平地与山龙不同,只要水来抱卫其左右前后,总宜委折屈曲,向内就身回绕。凡见直来硬过、不顾当局者,皆为大凶。虽有支水勾弯,亦不可轻为指点。《经》云:“荡然直去无关阑,其内岂有真龙穴?”凡弯曲回绕者,生气水也;荡:直不顾者,散气水也。《经》云:“生气尽从流水去。”正谓去水不宜直也。凡南来北去、西来东去、一直如箭、略无朝顾。如书“井”字、如画棋格者,中间虽有支水插界,皆似是而非。穴之,虽略能发财,然子孙件逆,兼犯徒流。久之,贫败绝嗣,瘟疫自刎,皆局势硬直所致也。

 

 



一坟二宅三命运     八卦九星十天干
版权所有:命理风水堂